首页   出版信息   新书展厅   小说天地   美文集锦   长句短句   影视剧本   随思杂感   书画赏析   文友笔会   本站简介   联系我们
最新公告: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小说集《白墨归根》,青少年励志《从小木匠到大画家——齐白石的故事》《一生漂泊为绘画——徐悲鸿的故事》即将出版,敬请关注!
18:59:37
您现在的位置: 天作出版网 >> 信息正文
   信息标题:    白墨归根(小说)
点击数-2044
 

白墨归根(小说)

 

魏天作

 

(一)春节刚过,大家还没有从喜庆的气氛中走出来,我的文友白墨的前妻突然打电话来,说白墨就要不行了,他想见我一面,有话跟我说。我的第一个反应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临近春节时文友们聚会,白墨纵情豪饮,大醉而归,现在怎么会不行了呢?然后怀疑给我打电话的人是不是白墨的前妻,白墨一向持才招摇,沾花惹草,有怨女恶意损伤,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时候,电话里传来我熟悉的声音:魏兄弟,你嫂子说的没错,我就是快不行了——肺癌后期,已经扩散到头脑里了。趁我现在还清醒,有话要跟你说。听上去呼吸十分困难,上气不接下气的,但说话的语式依然大大咧咧,满不在乎。

我问他现在在哪里,要不要带上几个文友一起去?他说:我现在都成这样了,还能在哪里?在老家你嫂子这里,叶落归根了!你不要带任何人来,我只想见你一个人;也不要带任何吃的东西,我什么都不想吃,路过酒厂时,你给我买两瓶二锅头就行!

放下电话,我心里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白墨在县里是出了名的作家,其创作的十万言长篇评书刊登在大型期刊《曲艺》上,曾参加过全国曲艺家协会代表大会,受到过著名表演艺术家刘兰芳接见。曲代会归来时,县委宣传部、县文化局领导共同为白墨接风洗尘。为了鼓励创作,奖挹人才,两部门领导还准备一起跑财政,为白墨解决工作工资问题。

当时在坐的还有一个人,即县曲艺队演员明凤。她十八、九岁,即以唱腔优美、台风端庄名震一方。日前参加省里文艺汇演,一举摘桂,也在此次“接风洗尘”之列。

白墨坐主宾,明凤坐副宾,中间隔宣传部长,对面是文化局长,两边依次坐副部长、副局长、办公室主任、秘书等。酒过三巡,白墨便隔着部长与明凤套近乎:明凤小姐青春靓丽、楚楚动人!我从第一眼看见你就心跳加速,现在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明凤含笑回应:久闻白老师大名,今天难得一见,我想借此机会给白老师敬杯酒,以表达仰慕之心!然后绕过部长,斟满一杯白酒,恭恭敬敬地举到白墨面前。那一杯酒足有三两。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白墨,看他如何应对。

白墨看着明凤,爽朗一笑,说:我喝两杯,你陪一杯?明凤不服:只要白老师喝两杯,我就陪一杯!白墨说:一言为定!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拿过明凤的酒杯,与自己的酒杯放在一起,催促明凤说:倒!都倒满!

明凤先自怯了几分。她没想到白墨真能喝干一杯酒,于是小心地说:白老师,咱都少喝点行吗?白墨断然回绝说:不行!明凤顿时陷入两难。白墨说:明凤你不喝酒也行,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喝一杯酒,你让我亲你一口!

话一出口,四座皆惊。文化局长赶紧解围说:白作家豪爽,今天喝多了,大家别介意啊。白墨却认真地反驳说:大家看我像喝多的样子吗?有人故做不解地问:白作家从第几杯算起啊?有人起哄说:头两杯是明凤敬酒,当然不算!

白墨答应说:就从第三杯开始!说罢,自己拿起酒瓶,先斟满一杯喝了,然后再斟满一杯,端起来问明凤:明凤你反悔吗?反悔现在还来得及。明凤迟疑良久,突然哽咽着说:白老师,你别喝了!在座的人都认为明凤被白墨逼哭了,而事后白墨却对我说,那是明凤心疼他才哭的!

当时,白墨看见明凤这样,越发来了兴致,不由提高声音说:大家都看好,这第三杯酒我喝了!他话音落地,一杯酒进肚,然后放下酒杯,张开双臂,轻轻将明凤拥进怀里,当着诸位领导的面,“啧啧”有声地亲吻起来。宣传部长面无表情,向大家挥手说:散了吧,白墨醉了,不能再喝了。

我陪部长、局长走出酒店的时候,在门口回望了一眼,看见白墨随后出来了,明凤也随后出来了。他们相距四五步远,看上去并无异常。谁知,待大家分手后,他们又走到一起了,并且开房住到一起了。

恰巧,那一夜公安突击扫黄,把白墨和明凤逮个正着。天刚蒙蒙亮,白墨就打电话来,叫我写证明去领人。

 

(二)初识白墨,是十年前的麦收时节。即他发表长篇评书之前。当时,《曲艺》杂志社准备发表他的作品,但有些地方需要修改,于是把电话打到文化局,通知白墨赴京改稿。

白墨家住城北白垓村,有十几里路程。村前一片晒麦场;运麦的车辆,晒麦的农民,忙碌不停。我跳下自行车,拦住一位拉车的大嫂,问白墨在什么地方。不待大嫂作答,旁边一位俊秀姑娘插话说:你问她算是问对了——她就是白夫人!另一位苗条姑娘起哄说:亲爱的小甜甜!大嫂有些不好意思,冲两个姑娘说:你们就疯吧!说笑也不分场合!

这时候,不远的树阴下走过来一个人,三十多岁的年龄,瘦高个,戴一副近视眼镜,梳个大背头,前额又高又亮。大嫂对来人说:这位兄弟找你。我就知道他是谁了,赶紧迎上几步,先自我介绍,再说明来意。

白墨听罢,竟激动得一下扑向妻子,抱着她喊:小甜甜!我的长篇终于要发表了!苗条姑娘在一旁鼓动:还有亲爱的呢?怎么不喊亲爱的了?引得众人都笑。两个姑娘更甚,“格格”笑得抱作一团。

后来我才知道,大嫂名叫小甜甜。白墨和小甜甜同村,自幼青梅竹马,并且同班同学。初中毕业后,白墨爱上创作,无心升学,小甜甜便陪白墨辍学在家。为了使白墨早日实现理想,成为众人仰慕的作家,小甜甜不顾父母兄弟反对,小小年纪便与白墨同居,一边操持繁重的家务,一边陪伴白墨写作。风风雨雨十几年,现在有作品要发表了,其心情可想而知!

大嫂身材娇小,面色白皙,眉眼俊秀,正如她的名字一样,笑时给人一种甜甜的感觉。她轻轻推开白墨,提醒说:还有客人呢。白墨这才如梦方醒,一下抢过我的自行车,说:魏兄弟,跟我回家!然后吩咐妻子:别拉麦子了,你回家杀鸡,叫魏兄弟吃饭再走!

我推辞不下,只好跟他们回家。大嫂紧走两步,追上白墨,轻声说:三叔在那边呢,叫不叫他陪客?白墨头也不回,爽朗答应一声:叫!大嫂便提高声音喊:三叔,俺家白墨的作品要发表了,县里来人通知他去北京改稿,中午你要陪客啊!三叔答应说:知道了。天大的喜事,我能不去吗?

在路上,大嫂又问:咱请了队长,村支书、村主任还请不?白墨依然头也不回地说:请!都请!大嫂便绕到另一个晒麦场,老远就喊:大爷爷!俺家白墨的作品要发表了,县里来人通知他去北京改稿,中午你要陪客啊!待对方答应了,大嫂又向另一个场里喊:二大爷!俺家白墨的作品要发表了……

白墨的家十分简陋。院墙用树枝和玉米秸围成,中间一个篱笆门。三间红砖平房,门窗的油漆业已斑驳,有的地方已经剥落。西边套间是他们的卧室兼写作室,床头一张单桌,桌上一个简易书架,十几本书倒是排列得整整齐齐、井然有序。东间与客厅相连,靠墙角两张小床。一张是他患有眼疾的母亲和八岁的女儿睡,一张是他十二岁的儿子睡。床边四个大缸,是用来盛粮食的。其余别无他物。

落坐不久,外边忽然传来鸡的惊叫声。我起身去看,是白墨和妻子在围攻一只金黄色大公鸡。大公鸡不甘示弱,左冲右突,最后振翅一飞,蹿上屋顶。白墨和妻子尴尬而笑,束手无策。恰在这时,厨房里传出母鸡下蛋的声音。白墨立即转忧为喜,快步上前,抢先堵在门口。妻子迟疑片刻,还是找来一块席片,替下丈夫,使其进入厨房,房中捉鸡。

中午吃的即是这只下蛋母鸡。村支书大爷爷、村主任二大爷、队长三叔如约而至。席间,我一点食欲都没有,只胡乱应付了几口酒。

午饭后,白墨问妻子:路费准备了吗?妻子说:你先用大树和小芹的学费吧,缴学费还有些时间,我再想办法。然后拿出一叠钱,多是十块、五块的零钱。白墨接在手里掂一下,然后退给妻子,吩咐说:你去代销点换一下,这钱带着不方便。妻子说:我知道。我是想叫你看看够不够,不够我去找哥借。白墨说:应该差不多。妻子说:还是借点吧,免得在路上做难。

大嫂走后,我问白墨:你不收完麦子走?白墨果决地说:不了,收麦子有你嫂子就行。顿一顿,他又补充说:其实,我在家也是晒麦子,割麦子不行,我腰疼。我便不好再说什么了……

 

(三)白墨和明凤的奸情败露后,宣传部领导极为不悦,不但不再为其跑财政解决工作工资问题,还责成文化局“尽快妥处”。文化局长好不容易发现个人才,正想纳入人才战略关心培养,不意却闹出这种事情,顿时气得拍桌子大骂:这个白墨,真是属死狗的,托也托不上墙头去!

然后黑着脸指示我:你负责群众文化,你找他好好谈谈,要尽快消除影响!我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局长这是扔包袱呢!白墨不是文化局职工,不在局长管辖之列,“妥处”起来有些困难。

在西关一片居民区,我找到白墨和明凤住的地方。那天他们从派出所出来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租房子同居了。明凤没在“家”,与人搭班子演出去了。他们的生活来源就靠她与人搭班子演出。白墨正一个人趴在矮桌上写作。他见我进来,一边擦拭眼镜,一边不甚友好地说:明凤已经被曲艺队开除了,你们还想对我怎么样?

我坐在他对面,没好气地说:我们不想对你怎么样,我们也不能对你怎么样,关键是你自己想怎么样?白墨说:很简单,我就是想得到一个良好的发展空间,拥有一份充满活力和激情的爱情!我问他:你和妻子没有活力和激情吗?白墨顿一下,立即严肃地说: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冷冷一笑:你的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白墨说:很好理解!我感谢妻子,哦,准确地说,应该是前妻。在我写作刚刚起步的时候,她给了我勇气和力量,让我在极度困苦的环境中不断前进,最终走向成功!可是我不能安于现状,更不能因为得到过母亲的哺育就永远依偎在母亲的怀抱,我要寻求新的发展,寻求一个更适合我的空间……

不待白墨把话说完,我打断他说:这就是你和明凤非法同居的理由吗?白墨微微一笑,反问说: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理由吗?见我不答,他又说:对了,我顺便通报一下,我和明凤不是非法同居,是真正的恋爱关系。我们现在不结婚,是明凤不到法定结婚年龄。不过,我和前妻的离婚手续,很快就会办下来!

我定定地看着他,有些不相信地问:你已经跟她谈过了?她同意你离婚?白墨说:她一时难以接受,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心里不是也很难过吗?不过,我相信她会想通的。我说:你凭什么相信她会想通?白墨说:凭她对我的爱,还有她对我事业的支持!

天啊!这都是些什么逻辑?我不想再继续这样的谈话了,我的心灵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局长看我一脸苦恼,知道谈话未果,反倒大度地安慰我说:算了!咱们已经做他工作了,对他也是仁至义尽了,下边的路怎么走随他去吧!

大约一个星期后,我正在办公室起草一份关于“积极开展读书活动,提高全民文化素养”的宣传材料,忽然有人敲门,我应一声请进,一个穿着还算整齐的女人走进来。她面容憔悴,两眼红肿,好像刚哭过。我起初没有认出她是谁,片刻之后才忽然恍然她是白墨的前妻小甜甜!

小甜甜神色慌张,仿佛后边有人追杀一样。我叫她坐,她刚落座即怕扎似的站起来;给她倒水也不喝,接过杯子就放在茶几上了。我赶紧安慰说:大嫂,你别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她说:魏兄弟,你带我去找白墨好吗?你知道他住哪里,白墨说你找他谈过话——我有急事找他!我当她不想离婚,是来找白墨哭闹的,于是说:大嫂,那是居民区,哭闹不好……

不等我把话说完,她赶紧解释说:魏兄弟,我不是来找白墨哭闹的,我是想告诉他找地方躲一躲。我娘家兄弟集合了十几个人,就要来找他算账了!我头上像被人打了一棍子,半天没明白怎么回事儿。人家媳妇受了丈夫的气,都是回娘家搬救兵,她却担心白墨会挨打,给他风报信来了?

小甜甜接着说:我娘家兄弟听说了白墨跟我离婚的事,很生气,非要找他算账不可。起初我骗他们,说白墨这样做自有苦衷,是酒后乱性被人家沾上了,不结婚就告他强奸罪,他和我离婚是暂时的,是权宜之计。后来,他们就打听清楚了,那女人刚刚十九岁,还不到结婚年龄,不是人家逼迫白墨结婚,而是白墨等人家长大。一怒之下,就集合了十几个人,现在正往城里赶呢!

我怕年轻人不知轻重,闹出大事,就答应带她找白墨。白墨依然趴在矮桌上写作。他看见前妻,竟然咧嘴一笑,然后热情让坐。小甜甜不坐,在屋里环视一周,最后把目光落在矮桌的稿纸上。白墨仿佛明白了什么,轻声解释说:这里写作很静,一天到晚没人打扰。小甜甜说:这样就好!接着说明来意,催促他快走。

白墨不但不走,反而“嘿嘿”笑着说:你娘家兄弟第一次找我算账,是不叫我和你在一起,这一次找我算账,却是不叫我和你分开,正反都是他们的理了!依我说,这次你别管了,叫他们算账吧,不然他们觉得不公平,我也觉得不公平——我都和你离婚了,你还在家给我带孩子,伺候我老娘。小甜甜“呜呜”哭着说:你说这些干啥呀?起初我跟你在一起,是为了帮助你实现理想,现在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帮助你实现理想啊?你的心思我都懂,我的心思你还不懂吗?白墨说:我懂,我怎么不懂呢?只是我觉得……

他们都懂,只有我不懂了!我转身离开他们,来到大街上。大街上车水马龙,一片喧闹;阳光金灿灿的,一切都很真实……

(待续)

最 新 发 布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即将出版...
电影文学剧本《白求恩在河间》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小说集...
小说精选《围困》
国学经典《十三经入门》
《美与丑的秘密》
屠城(中篇小说)
寻找女孩(中篇小说)
难得潇洒(中篇小说)
围困(中篇小说)
 
热 门 点 击
长篇小说《当爱越过年轮》《美与丑...
国学经典《十三经入门》、小说精选...
英文诗歌赏析技巧
文化批评:读书在这个时代到底有什...
先锋文学只是为中国文学疏通血管的...
村上春树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希望越来...
绝恋(已出版)
进入《红楼梦》里中国人的四季和日...
马瑞芳:贾宝玉绝对不是石头
展望魏婡
 
Copyright © 2009 天作出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严禁拷贝 北京网站制作:海源川汇  京ICP备100278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