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版信息   新书展厅   小说天地   美文集锦   长句短句   影视剧本   随思杂感   书画赏析   文友笔会   本站简介   联系我们
最新公告: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小说集《白墨归根》,青少年励志《从小木匠到大画家——齐白石的故事》《一生漂泊为绘画——徐悲鸿的故事》即将出版,敬请关注!
18:59:37
您现在的位置: 天作出版网 >> 信息正文
   信息标题:    白墨归根(小说)
点击数-2293
 

白墨归根(小说)

 

魏天作

 

(一)春节刚过,大家还没有从喜庆的气氛中走出来,我的文友白墨的前妻突然打电话来,说白墨就要不行了,他想见我一面,有话跟我说。我的第一个反应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临近春节时文友们聚会,白墨纵情豪饮,大醉而归,现在怎么会不行了呢?然后怀疑给我打电话的人是不是白墨的前妻,白墨一向持才招摇,沾花惹草,有怨女恶意损伤,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时候,电话里传来我熟悉的声音:魏兄弟,你嫂子说的没错,我就是快不行了——肺癌后期,已经扩散到头脑里了。趁我现在还清醒,有话要跟你说。听上去呼吸十分困难,上气不接下气的,但说话的语式依然大大咧咧,满不在乎。

我问他现在在哪里,要不要带上几个文友一起去?他说:我现在都成这样了,还能在哪里?在老家你嫂子这里,叶落归根了!你不要带任何人来,我只想见你一个人;也不要带任何吃的东西,我什么都不想吃,路过酒厂时,你给我买两瓶二锅头就行!

放下电话,我心里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白墨在县里是出了名的作家,其创作的十万言长篇评书刊登在大型期刊《曲艺》上,曾参加过全国曲艺家协会代表大会,受到过著名表演艺术家刘兰芳接见。曲代会归来时,县委宣传部、县文化局领导共同为白墨接风洗尘。为了鼓励创作,奖挹人才,两部门领导还准备一起跑财政,为白墨解决工作工资问题。

当时在坐的还有一个人,即县曲艺队演员明凤。她十八、九岁,即以唱腔优美、台风端庄名震一方。日前参加省里文艺汇演,一举摘桂,也在此次“接风洗尘”之列。

白墨坐主宾,明凤坐副宾,中间隔宣传部长,对面是文化局长,两边依次坐副部长、副局长、办公室主任、秘书等。酒过三巡,白墨便隔着部长与明凤套近乎:明凤小姐青春靓丽、楚楚动人!我从第一眼看见你就心跳加速,现在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明凤含笑回应:久闻白老师大名,今天难得一见,我想借此机会给白老师敬杯酒,以表达仰慕之心!然后绕过部长,斟满一杯白酒,恭恭敬敬地举到白墨面前。那一杯酒足有三两。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白墨,看他如何应对。

白墨看着明凤,爽朗一笑,说:我喝两杯,你陪一杯?明凤不服:只要白老师喝两杯,我就陪一杯!白墨说:一言为定!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拿过明凤的酒杯,与自己的酒杯放在一起,催促明凤说:倒!都倒满!

明凤先自怯了几分。她没想到白墨真能喝干一杯酒,于是小心地说:白老师,咱都少喝点行吗?白墨断然回绝说:不行!明凤顿时陷入两难。白墨说:明凤你不喝酒也行,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喝一杯酒,你让我亲你一口!

话一出口,四座皆惊。文化局长赶紧解围说:白作家豪爽,今天喝多了,大家别介意啊。白墨却认真地反驳说:大家看我像喝多的样子吗?有人故做不解地问:白作家从第几杯算起啊?有人起哄说:头两杯是明凤敬酒,当然不算!

白墨答应说:就从第三杯开始!说罢,自己拿起酒瓶,先斟满一杯喝了,然后再斟满一杯,端起来问明凤:明凤你反悔吗?反悔现在还来得及。明凤迟疑良久,突然哽咽着说:白老师,你别喝了!在座的人都认为明凤被白墨逼哭了,而事后白墨却对我说,那是明凤心疼他才哭的!

当时,白墨看见明凤这样,越发来了兴致,不由提高声音说:大家都看好,这第三杯酒我喝了!他话音落地,一杯酒进肚,然后放下酒杯,张开双臂,轻轻将明凤拥进怀里,当着诸位领导的面,“啧啧”有声地亲吻起来。宣传部长面无表情,向大家挥手说:散了吧,白墨醉了,不能再喝了。

我陪部长、局长走出酒店的时候,在门口回望了一眼,看见白墨随后出来了,明凤也随后出来了。他们相距四五步远,看上去并无异常。谁知,待大家分手后,他们又走到一起了,并且开房住到一起了。

恰巧,那一夜公安突击扫黄,把白墨和明凤逮个正着。天刚蒙蒙亮,白墨就打电话来,叫我写证明去领人。

 

(二)初识白墨,是十年前的麦收时节。即他发表长篇评书之前。当时,《曲艺》杂志社准备发表他的作品,但有些地方需要修改,于是把电话打到文化局,通知白墨赴京改稿。

白墨家住城北白垓村,有十几里路程。村前一片晒麦场;运麦的车辆,晒麦的农民,忙碌不停。我跳下自行车,拦住一位拉车的大嫂,问白墨在什么地方。不待大嫂作答,旁边一位俊秀姑娘插话说:你问她算是问对了——她就是白夫人!另一位苗条姑娘起哄说:亲爱的小甜甜!大嫂有些不好意思,冲两个姑娘说:你们就疯吧!说笑也不分场合!

这时候,不远的树阴下走过来一个人,三十多岁的年龄,瘦高个,戴一副近视眼镜,梳个大背头,前额又高又亮。大嫂对来人说:这位兄弟找你。我就知道他是谁了,赶紧迎上几步,先自我介绍,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