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版信息   新书展厅   小说天地   美文集锦   长句短句   影视剧本   随思杂感   书画赏析   文友笔会   本站简介   联系我们
最新公告: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小说集《白墨归根》,青少年励志《从小木匠到大画家——齐白石的故事》《一生漂泊为绘画——徐悲鸿的故事》即将出版,敬请关注!
18:59:37
您现在的位置: 天作出版网 >> 信息正文
   信息标题:    永远的未名湖
点击数-2192
 

永远的未名湖

张炯

未名湖,一百年了,世事沧桑,天翻地覆,它还是那样,永远没有变!

1955年九月初,我从前门乘一辆三轮车,抱着一捆行李,经天安门、六部口、西四牌楼,再经西直门、动物园、白石桥,终于到达海淀的北大西校门。一路上,我虽然十分兴奋,却对北京没有多少好印象。那时,车要走正阳门的门洞,天安门广场也非常之小,像个大院子,广场东西还有两座门,沿着长安街到西直门,没有多少楼房,几乎都是灰不溜秋的平房矮墙。出了西直门更是一路荒凉,完全是乡野,两行杨树夹着一条马路,间有公共汽车,却多是马车,还有骑着毛驴、赶着骆驼的。一进入北大,眼前一亮,进门一座石桥,两座华表,迎面是品字排列的宫殿式三座楼,非常气派,既恢弘,又古典。三轮车把我拉进门,绕过正中的学校办公楼,沿着一条绿荫婆娑的幽径,缓缓而行,顿然,我眼前又一亮,前面居然出现了一片绝佳的天地:盈盈的一泓碧水,烟波淼淼,四岸苍松翠柏之间,参差错立着白墙红柱青瓦飞檐的亭台楼舍,湖心小岛上有石舫、有小亭,岸边还有一座非常别致的小庙——方不盈丈,四周红墙,还开有门洞。后来,我才知那叫花神庙。而花神庙前方便耸立着一座十多层的灰色宝塔,把它那高高的塔影倒映在湖中。也是后来我才知道,那不是佛寺常有的宝塔,而是为全校供水的自来水塔!这整个湖景那么秀丽,那么典雅,那么庄严和别致,既小巧玲珑,又气象万千,让我感到仿佛仙人世界!当时我很纳闷:这么好的园林,就像天堂一样,怎么会出现在大学校园里呢?

我那时是从福建前线的部队考上北京大学的。对于北京,对于北大,对于这个湖,都还一无所知。后来才知道,老北大的校址是在城里的沙滩红楼,那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有李大钊和毛泽东工作过的图书馆,有蔡元培校长住过的小院,有名振全国的民主广场。而现在海淀的校址则原属燕京大学,名为“燕园”,是美国人司徒雷登当校长时经营起来的。这个湖叫“未名湖”,湖边不远的两棵白皮松下有座西式建筑叫“临湖轩”,那便是当年司徒雷登的办公室。未名湖何以叫未名湖,我始终没有弄明白。但听说,这一带原是清代乾隆皇帝的宠臣和绅的园林。清代皇帝多住在西郊的圆明园、颐和园、畅春园,所以王公大臣们也纷纷在这附近营造自己的园林。和绅是大贪官,富比王侯,造个园林自不困难。到了雍正时代,和绅被抄了家,他的园林不知落到谁的手里。到了美国人用中国赔偿的庚子赔款来办燕京大学,就把这一代的地皮连同破败的园林都买下来了。于是就有了未名湖和湖边新建的校舍。据说湖心的石舫、石鱼都是从圆明园遗址搬来的。围绕未名湖的校舍都显得古色古香,实际是中西合璧。但彩绘飞檐的大屋顶则显示了中国传统,保存了中国民族风格的外形。我想,这得感谢建筑设计师和主事的司徒雷登。这个司徒雷登后来当了旧中国最末一任的美国驻华大使。几十年后我听黄华副总理说,解放军渡江后,他曾受命到南京找过司徒雷登,转达即将成立的新中国有意与美国通好之意。因他曾是司徒雷登的学生,所以这项重要的秘密使命便落到了他的头上。无奈其时美国当局不予理会,仍死撑着支持蒋介石。这就有了毛泽东亲笔撰写的那篇名文:《别了,司徒雷登!》

我在北大学习了五年,尽管游览过富丽的颐和园,登临过西山的鬼见愁,也参加修建过十三陵水库的大坝,到密云农村去深翻过土地,到石景山钢铁厂去熔过铁水,但只要是在学校,未名湖几乎成了我每日必到之处。早晨,到湖边坐在石头上背外文,或坐到小山坡的林荫下读参考书,空气清新,景色宜人,任人来人往,都可闹中取静。与二三友朋讨论学术,纵谈自己的理想,或独自凝思,构想一篇论说或诗文,我都曾选择未名湖。我是体育运动的爱好者,到体育馆练体操,到东操场跑步、打蓝球,也要经过未名湖。至于冬天来了,未名湖封冻了,湖上溜冰更是我的常项。所以,我阅尽了未名湖的春风、秋月、夏雨、冬雪,当春天柳丝新绿,迎风飘舞,迎春花、榆叶梅、夹竹桃,能开的花先后开放;或秋夜皓月当空,银光流泻,水波荡漾,树影朦胧,仿佛满湖都注满了诗意;至于夏雨烟蒙,水天一色,乃或雷鸣电闪,暴雨倾盆,湖上水花跳荡,仿佛茫无涯际;临到冬雪,真是银装素裹,一片白色世界,结冰的未名湖更如雪原,而飘飞的雪花,都无声地落到湖面上,显得满湖分外宁静与安详。到了扫去雪,湖面的溜冰场上则闹闹嚷嚷,肩摩踵接,人影飞舞,疾如流星。未名湖不仅是观景的好去处,也是年青学子谈情说爱的好去处。花好月圆,湖畔更是倩影双双,树荫深处,不乏情侣对对。上世纪50年代,北大已有许多外国留学生,他们与中国同学也常在湖边散步,结成深厚的友谊。这未名湖孕育了多少学术新见,成全了多少爱侣,诞生了多少师生的忘年之交,实在不可计数。在我看来,未名湖实在是青春的湖,爱情的湖,友谊的湖,也是造就了无数学子专家的湖!

未名湖畔自然是摄影留念的最佳背景。我在那里拍过不知多少照片!记得临毕业那年,我与温小钰、徐佑珠、陈素琰、陆俭明几个同学沿着湖畔漫步,在花神庙前便拍了张合影。当年来华留学的德国同学、早成为西欧著名汉学家的梅拉·伊娃于80年代返校访问时,我与她偕谢冕、陈素琰夫妇也在湖边留过影。还记得毕业前在这湖边,我跟吴组缃老师也照过相。当时吴先生的家就住在离湖不远的四合院里。他指导我们几个同学编写《中国小说史稿》,大家先在先生家里讨论全书的框架,临了先生送我们出来,信步走到湖边,记不得是谁带了照相机,就在德斋前面的草坪上,我们四五位同学就跟先生一起留了影。大约到了80年代,同学们返校,我们二三十位同学在未名湖边遇见王力老师在散步。那时王先生已八十多岁,仍然步履轻捷,同学们立即围了上去向他问好,原来先生是每天坚持来湖边散步的,所以他才身体那么好!恰好有人带了相机,于是大家就围着先生也照了张合照。先生和王先生皆为北大的名教授,一个是文学家,一个是语言学家,都是大师级的人物。先生给我们开过《红楼梦》的专题课,还讲过一段文学史;先生给我们讲过《汉语史》和《诗律学》。这些照片,我至今仍然珍藏着。而80 年代成为著名作家、全国人大代表的温小钰和两位恩师却早已先后辞世。我想他们泉下有知,也不会忘却如画如诗的未名湖吧!

岁月流逝,我们这批同学大多都已满头银发。五十年过去了,北京已产生了巨变,高楼林立,大道纵横,海淀一带更成为繁华的闹市,成为电子一条街,成为北京的高新技术开发区。五十年间我走遍了祖国大地的名山胜水,也到过世界几大洲的现代都市,目睹了历史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包括北大校园里也有许多新变化:盖起了新的图书馆、新的教学楼、实验楼和学生宿舍。但未名湖一带似乎一点也没有变。湖水仍然那么碧绿,石舫仍然那么稳固,湖心亭和花神庙仍然那么安详地屹立,有如十三级浮屠的水塔仍然那么巍然高耸,树还是年年绿,花还是年年开,早晨的水边还是书声琅琅,黄昏的湖畔还是倩影双双,情侣对对。毕业后我每次返校都要到未名湖再看看,而一走近未名湖,就仿佛回到了年青时代,我强烈地感到这里一切都没有变,仿佛岁月凝住不动。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从我们这批同学毕业后,从北京大学又走出了一批又一批新的毕业生,何止数十万人!我的同学留校任教的有费振刚、谢冕、孙玉石、张少康、孙静、孙钦善、陆俭明等多成了名教授,也多退休了。而未名湖居然没有变。它仿佛是天地造就的艺术精品,凝固着美的韵律和民族的神魂,再难去添一笔,增一划了。在我看来,未名湖就是天堂!天上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前浪。而未名湖却永远是未名湖! 

来源http://blog.sina.com.cn/zhangjiong1933

 

 

最 新 发 布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即将出版...
电影文学剧本《白求恩在河间》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小说集...
小说精选《围困》
国学经典《十三经入门》
《美与丑的秘密》
屠城(中篇小说)
寻找女孩(中篇小说)
难得潇洒(中篇小说)
围困(中篇小说)
 
热 门 点 击
长篇小说《当爱越过年轮》《美与丑...
国学经典《十三经入门》、小说精选...
英文诗歌赏析技巧
文化批评:读书在这个时代到底有什...
先锋文学只是为中国文学疏通血管的...
村上春树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希望越来...
绝恋(已出版)
进入《红楼梦》里中国人的四季和日...
马瑞芳:贾宝玉绝对不是石头
展望魏婡
 
Copyright © 2009 天作出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严禁拷贝 北京网站制作:海源川汇  京ICP备100278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