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版信息   新书展厅   小说天地   美文集锦   长句短句   影视剧本   随思杂感   书画赏析   文友笔会   本站简介   联系我们
最新公告: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小说集《白墨归根》,青少年励志《从小木匠到大画家——齐白石的故事》《一生漂泊为绘画——徐悲鸿的故事》即将出版,敬请关注!
18:59:37
您现在的位置: 天作出版网 >> 信息正文
   信息标题:    谁为虚荣买单?(1)
点击数-2034

                          谁为虚荣买单(1)

                           译者 月上西楼

     利奥波德警长从没把离婚的事告诉过任何人,当他对中尉弗莱彻说到此,弗莱彻很是意外. 
      数月了,他们在总部地下室训练打吧,这是刚从那儿上来,这个时间似乎讨论婚姻问题不合适,弗莱彻瞥了一眼路边回答说,“不,我从不知道你离婚的事,头!。” 
      他们来到了顶楼,利奥波德转身进入一个小房间,那儿有制作咖啡三明治和各种软饮料的器皿,警察聊天放松的所在。 
      弗莱彻买了咖啡,把两个蒸汽纸杯。放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她就要回来了。”利奥波德简单地说,利奥波德瞬间理解了他话里的含义。 
“你的妻子要回来了吗?” 
    “前妻." 
     "来这儿?做什么?” 
     利奥波德叹气,弗莱扯玩弄着桌子上的糖袋,那是弗莱彻拿来给他往咖啡里放的糖的袋子。“她的侄女要结婚了。我和她的侄女。” 
    “从不知道你有个侄女。” 
    “她已经大学毕业。叫妮可.尼尔森,和一个年轻的律师姓穆尔的结婚。莫妮卡要回来参加婚礼。"
 
    "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弗莱彻专注地说。抿了口咖啡。问;“离婚后你没再见过她吗?” 
      利奥波德摇头。“差不多十五年了。她想要当电影明星,那时我在警察局刚刚起步,我的前途看来一片光明,很快她对电影着魔,很严重。她会整个下午的时间花在剧院,整晚在电视上看老片子。最后,当我拒绝和她一起去西部的时候,她离开了我。“ 
      "就这样走了?" 
      利奥波德点点头。“这是个结。我们没有孩子。我听说她得到几个重要的工作----群众演员,以及后台的技术工作人员,然后她逐渐出现了神经衰弱症。大约一年后我收到官方离婚判决书.我听说她要从新找回财产,回来工作。我想他又结婚了可也没弄清楚。“ 
     “她为什么回来参加婚礼呢?" 
     “妮可是她的侄女也是她的教子。我们刚结婚的时候妮可出生,我猜测莫妮卡可能把她看作是我们从没有过的孩子。在某些方面,我知道她还恨我为她生活里出现的错误而责备我。-几年前她告诉一位朋友,她希望我最好死掉。' 
    “你不得不去参加这个婚礼吗?头?” 
     利奥波德苦笑。“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头。" 
       "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去,我会告诉他们,我正在工作,只能呆几分钟。你可以在楼下小汽车里等我,至少他们能看见你而相信我的借口。” 
      弗莱彻能够明白这事对利奥波德的重要性,“当然,”他说。“很高兴为你做。什么时候?” 
      "这个星期六。下午落霞农场的会客室” 

      落霞农场的房屋布局零散。在车道尽头可以俯瞰到树木葱笼的山谷,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溪。是否曾是农场已是久远的过去,但是作为婚礼场所和休憩的所在却是相当理想。事实上,在主房的内部,是一个巨大的正方形房间,被手风琴似的的门板隔开,形成四间小方形房间。 
     当利奥波德在周六下午两点过五分走进这个地方的时候,雇来的乐队正在起劲地弹奏舞曲。 
     妮可出现了,她像个发光的晶体,耀眼夺目,她的新郎伴随着她的脚步,轻盈地走到舞池的中心。利奥波德注视新人,泰迪.穆尔比预想的要老些,但是这对新人轻缓地在地板上滑动舞步的时候,他就发现这对夫妻是最佳伉俪,天地绝配。他拿了杯甜饮料站着,准备等到新人出了舞池就祝贺他们、 
    “利奥波德警长是吗?”有人问他、一张过去曾见过的脸庞。镶着金牙, 一个疲惫的男人面带微笑站在他面前。“我是伊米.,莫妮卡的同父异母的弟弟” 
     "当然,”利奥波德回答,似乎已经忆起这个人。莫妮卡很少提到伊米,而利奥波德也只是在家庭聚会的时候见过他一两次。此刻他出现,使利奥波德想到莫妮卡就在附近某个地方,他可能随时出现。 
     "我们很高兴您能来,”他转身迎着新郎和新娘,他们走出了舞池,迎过来,妮可是个真正的美女,挽着丈夫的胳膊,一个幸福的新娘。 
     “这是泰迪”她介绍。 
      利奥波德友爱的看着新郎,充满赞许地紧握了一下。 
     “我知道你是个律师。” 
     “是的,先生。多数是民事案件。我不涉及刑事案。” 
      他们聊了几分钟,来往的客人把他们分开了。 
      午餐点心上来,饥饿的人们在自助餐桌旁排起了队。妮可和泰迪走过去,利奥波德又拿了杯甜饮料。 
    “我看见小汽车等在外面,”伊米再次走过来说。“你今天不值班吗?” 
     利奥波德点点头。“喝完这杯我就要离开。” 
    “莫妮卡从西海岸回来了” 
     “我听说了。” 
      一个细瘦的留着胡子的男人推开拥挤的人群,并匆匆道歉着。伊米抓住那人的胳膊,把他介绍给利奥波德。"这是费尔克斯,和莫妮卡一起来的。先生,我想让你认识一下利奥波德警长,莫妮卡的前夫。” 
      利奥波德笨拙地与之握手,彼此都显出尴尬。“一场完美的婚礼,”他咕哝一句。“你是第一次来东部?” 
      费尔克斯摇头。“我来自纽约。很久以前来过。”   
     “我曾经在那儿的警察署工作。”利奥波德谈道。 
      他们俩聊了几句后,利奥波德设法从人群的边缘过去。 
      “这么快就离开吗?”一个苛刻的永远无法忘记的声音问道。 
      他俯视那个人到中年仍然迷人的女人,她正堵住门口。她明显发胖了,尤其是丰满的胸部,灰色的头发没有光泽,而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使他竟产生了丝丝的怕。他们都带出紧张的冷酷的神色,他在疯狂的罪犯的脸上看到过的那种表情。 
     音乐再次响起, 从自助餐那儿排起的的长队像一条慵懒的蛇一样缓慢的移动到了门口。但是对于利奥波德和莫妮卡来说,他们两人却像是置身于广阔的沙漠里中央。 
     “到这儿来,”她说,“这儿可以说话。”她朝房间的一头走去,那儿是一间被手风琴似的门板隔开的另一间房子。利奥波德跟着她,显得有些无助。她没锁门而是轻轻合拢上,对于他们来说这间大房子的四分之一就足够宽了。之后她关上门并锁上,和他面对面站着,他们是孤独的两个人。像突然放进房子里的两样家具。 
      房子大约有三十平方英尺,尽头有扇窗户,以及利奥波德身后被锁上的手风琴似的门,他能看到午后的阳光切碎了树叶的缝隙,洒下来。空调轻柔的嗡嗡声压过婚场客人们的低语声传进来、 
    “记得我们结婚的日子吗?”她问、 
     “当然。” 
      她走到窗户中间;手指沿着窗框移动,或许是在寻找打开窗的窗闩,但是当她面对他的时候,窗纹丝未动。“我们的婚姻就和这房子一样的空洞,贫瘠,死气沉沉,无用。” 
     “你离开了我,莫妮卡,记得吗?”他柔和地提醒她。 
      “当然,我记得。因为有个职业在等我。有整个世界在等我。而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你不愿来 你了解在那儿我遭遇了什么吗 他们拿走我的钱践踏我的尊严,以及我的节操,他们使我变成了一个娼妓,把握锁着精神病院整整三年,整整三年!” 
     “我很抱歉。” 
     “你现在是个大侦探。我有时能在加利福尼亚的报刊上看到你的破案报导。”她来回走。像被囚在笼子里的野兽;透出危险的气息。“但是,大侦探,我仍然可以像你毁掉我一样毁掉你!” 
      他回头瞥了一眼门,下意识寻找出去的路了。 
      "你应该看心理医生,莫妮卡!” 
      她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我有医生。”现在她停顿一下,在窗户中间转身面对他。“我一直期待今天,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在这儿出现” 
     “你究竟在说什么?” 
      她的嘴唇歪斜着可怕地大笑。“你准备要了解我身上发生的故事?" 
     "莫妮卡-----” 
     在那个瞬间或许二十英尺的距离就可以把他们的干系脱离清楚。只见她举起手臂,好像要庇护自己,及其惊恐地尖声大叫。“不!奥,上帝,不!” 
    一声枪响穿透了房间,回音犹在。他看到子弹击中她的胸部,鲜血喷涌而出,她朝后倾倒。他下意识地拔出皮带上别着的手枪,挥着手枪绕门观察。 
     门仍旧锁着,只有他和莫妮卡在房子里。 
     他回头看看地板上她那扭曲的身体,她后背上的血把裙子染了巨大的一片,她的眼神朝着窗户,而窗户一切原样。他摇摇头,努力集中思想,分析所发生的状况。 
     有人从另一边打开了锁,当他们大开房门的时候,“出什么事了?”有人问。一个女人看到地上的尸体吓得尖叫着,摇摇欲坠。 
     利奥波德走出来,意识到手里还拿着枪,看到弗莱彻中尉从客人中间挤过来。“头,怎么了?” 
     “她-----有人谋杀了她。” 
      弗莱彻从利奥波德手里很小心地拿过手枪,就像从一个孩子手里拿一个破了的玩具。他把枪举到鼻子下嗅了嗅,然后打开了枪膛检查子弹。“枪刚刚开过火,头。一发子弹。”然后他的眼里似乎阴云重重,几乎闪出了泪光。 
                                                             (译文待续) 

最 新 发 布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即将出版...
电影文学剧本《白求恩在河间》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小说集...
小说精选《围困》
国学经典《十三经入门》
《美与丑的秘密》
屠城(中篇小说)
寻找女孩(中篇小说)
难得潇洒(中篇小说)
围困(中篇小说)
 
热 门 点 击
长篇小说《当爱越过年轮》《美与丑...
国学经典《十三经入门》、小说精选...
英文诗歌赏析技巧
文化批评:读书在这个时代到底有什...
先锋文学只是为中国文学疏通血管的...
村上春树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希望越来...
绝恋(已出版)
进入《红楼梦》里中国人的四季和日...
马瑞芳:贾宝玉绝对不是石头
展望魏婡
 
Copyright © 2009 天作出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严禁拷贝 北京网站制作:海源川汇  京ICP备100278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