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版信息   新书展厅   小说天地   美文集锦   长句短句   影视剧本   随思杂感   书画赏析   文友笔会   本站简介   联系我们
最新公告: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小说集《白墨归根》,青少年励志《从小木匠到大画家——齐白石的故事》《一生漂泊为绘画——徐悲鸿的故事》即将出版,敬请关注!
18:59:37
您现在的位置: 天作出版网 >> 信息正文
   信息标题:    三十集现代都市电视连续剧《犀利狗》
点击数-1282
 

三十集现代都市电视连续剧

犀利狗

编剧  魏天作

第一集

1、小区路口   

初夏。阳光明媚,花木葱茏。

一只金黄色的成年小狗,沿小区甬道走来。走到一个路口,它迟疑一会儿,向右拐去。右边堆放着一些家具、杂物,地上散落着几块碎饼干。

小黄狗小心翼翼地走近去,想吃那几块碎饼干。

一只大花猫从杂物上跳下来,凶猛地“哇!哇!”叫着向小黄狗示威。

小黄狗怯怯地后退几步,转身走开了……

2、楼门前   

林子桓(40岁)搬着两把椅子从楼里走出来,走到门前堆放着几件杂物的地方,把椅子放在那里。回头时看见奶奶(66岁)搬来一只纸箱,赶紧迎上去,一边接纸箱一边埋怨说:“妈,叫您在楼上等着,您就是不听,万一摔坏了怎么办?”然后把纸箱放到杂物边上。由于用力过猛,纸箱的盖弹开半边,一只玩具狗露出半个金黄色的小脑袋。

奶奶并不在乎林子桓的埋怨,依然乐哈哈地:“这些都是我孙子的宝贝,你可要看仔细,丢一件我跟你没完!”

林子桓扶着奶奶往回走,同时开玩笑说:“妈,您放心,就是把我丢了,也不会丢您孙子的东西!”

小黄狗跑到楼门前,冲着奶奶和林子桓的背影“汪汪!”轻吠两声。奶奶和林子桓仿佛没听到,继续往里走。小黄狗走到杂物前,想寻找吃的东西,结果发现了纸箱里的玩具狗。它饶有兴趣地赏玩一会儿,然后把它叨出来,自己取而代之钻进去。

林子桓搬来一纸箱书,正好放在小黄狗钻进去的纸箱上。他转身要走时,看见了纸箱外边的玩具狗,随手捡起来,扔在书箱上,回头往楼里走。

玩具狗滚动一下,从书箱摔到地上,正好触动了机关,摇头晃脑、“汪汪”叫着、憨态十足地向墙脚跑去。林子桓仿佛听到什么,回头看时,几件杂物正好正好挡住视线,没有看到玩具狗,便继续上楼去了。墙脚下一堆垃圾,玩具狗跑到垃圾前,身子一软不动了。

一名环卫工人拉着“环卫”车走过来,停在垃圾前,把玩具狗连同垃圾一起装进“环卫”车。

2、房间   

正待搬迁的房间里,刘茜用纱巾包着头脸,手忙脚乱地收拾衣物。林子桓继续往纸箱里收拾书。林贝贝坐在电脑前,旁若无人地玩游戏。

奶奶拿一只空纸箱,在一旁小心地劝:“贝贝,听奶奶的话,咱先不玩了,装箱里,帮咱搬家的人就要到了……”

林贝贝仿佛没听到。突然,窗外传来鞭炮声。林贝贝害怕地扑进奶奶怀里。

奶奶:“不怕不怕!谁家放鞭炮呢……”

林贝贝:“真讨厌!”

奶奶:“人家搬家的”

林子桓又搬来一箱书,往刚才的书箱上摞时发现玩具狗不见了,纳闷地环顾四周。楼前除了几件杂物,什么都没有。正自纳闷,一辆小货车开来,停在他面前。车两边分别插着“贵和搬家”的旗帜,车箱里站着一胖一瘦两个青年人。

司机是位大胡子,四十岁左右,一脸忠厚。他从驾驶室走出来,一边向林子桓抱拳施礼,一边操着鲁西南方言谦恭地说:“林医生,路上堵车,来晚了!”语气简短、生硬、豪爽。

林子桓一看见大胡子,就知道自己请的搬家公司到了,顾不得寻找玩具狗,赶紧迎上去,热情地说:“鲁师傅,不晚不晚!这不,我正往外收拾一些杂物呢。”

大胡子越发笑得可人了:“林医生,您歇着吧,这些粗活我们干,您光指挥就行!”

两个青年人跳下车,二话不说就开始往车上搬东西。瘦青年搬起一箱书装到车上,再搬第二箱书时被大胡子拦住了:“放下。先装大件!”

瘦青年往回放书箱时,小黄狗伸着头正想往外跳,恰巧被书箱挡回去了。

3、海滨大学门前、站牌下   

从“海滨大学”门口,隐约可见校园内如茵的草坪、葱郁的花木、显赫的楼房……七八个大一学生像一群出窝的燕子,嘁嘁喳喳地说笑着走出学校大门,穿过马路走到对面的公交站牌下。长着一双单眼皮(20岁)的帅气男孩走在最后边,不时地回头张望着……

一辆公交车停在站牌下。同学们争相上车、刷卡,唯单眼皮站在下边不动。

4、公交车上   

公交车上乘客不多,同学们很快找到座位。一个清秀女孩刚刚坐下,发现单眼皮没上车,赶紧打开车窗招着手喊:“你走不走啊?”

单眼皮仿佛没听到,依然向后张望着。

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女孩意味深长地说:“人家在等人!”

清秀女孩不无意外地:“等谁?”

眼镜女孩慢慢扭动身姿,跳起苗族舞蹈。引得满车的同学都笑。清秀女孩反倒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公交车缓缓启动,载着满车的笑声渐渐远去……

5、海滨大学门前、站牌下   

青春靓丽的姚依(19岁)走出学校大门。

单眼皮看见了,赶紧招着手喊:“姚依——”

姚依微微一笑,横穿马路向站牌走来……

6、海滨附中门口   

人高马大的周杰(25岁)骑一辆摩托跑车,从校园内走出来,停在“海滨附中”门口,一边戴头盔,一边问门卫:“有我的信没?”

门卫和蔼地笑笑:“暂时没有。——老师上街啊?”

周杰炫耀地:“表姐乔迁新居,过去搭把手。”话音未落,一踩油门,摩托跑车冲出门口,疾驶而去。

门卫讥讽地笑笑:“乔迁新居?”

7、站牌前   

周杰骑摩托跑车驶过站牌,忽然看见横穿马路的姚依,立即调头往回走。

姚依穿过马路,走到站牌前。单眼皮高兴地迎上去,刚刚走近姚依,周杰的摩托跑车突然横在中间,戛然而止。

姚依吓了一跳,才想发火,看见是周杰,不由嗔怒地喊:“表舅,干什么呀?吓死我了!”

周杰摘下头盔,得意地“嘿嘿”笑着:“这不是好好的吗?”然后转向单眼皮,盯住他凶凶地问:“你跟着干什么?”

单眼皮胆怯地后退着:“我……”

姚依上前介绍:“他是我同学,请来帮忙搬家的……”

周杰不理姚依,向单眼皮挥手说:“不用了,我们有搬家公司,你走吧!”见单眼皮站着不动,不由提高声了音喊:“我的话你没听明白啊?”

姚依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单眼皮看一眼姚依,恋恋不舍地走了。

8、楼门前   

小货车已经装满家具、杂物。两个青年人最后把书箱和玩具箱装到车上。先装书箱,再装玩具箱,玩具箱摞在最上边。然后麻利地跳上车。大胡子司机则走进驾驶室,启动引擎准备发车。

林子桓拿一盘鞭炮走出来,左右寻找挂鞭炮的地方。刘茜(38岁)、林贝贝(12岁)搀扶着奶奶随后走出来,向停在小货车前边的出租车走过去。

随着“嘀!嘀!”两声喇叭响,周杰载着姚依匆匆而至。他把摩托跑车停在出租车旁,一边下车一边大说:“来晚了,来晚了!”

林贝贝看见姚依和周杰,赶紧迎上去:“姚依姐姐,你可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姚依亲切地拉着林贝贝的手:“姐姐也想贝贝啊!”

周杰在一旁羡慕地喊:“还有表舅呢!”

林贝贝向周杰喊:“表舅好!”

奶奶、刘茜、林子桓走过来。

姚依赶紧迎上去,先问:“奶奶好!”再问:“叔叔、婶婶好!”

周杰也跟着迎上去,先问:“老太太好!”再问:“表姐、表姐夫好!”

林子桓把鞭炮递给周杰:“你来得正好,我找半天也没有找到挂它的地方!”

周杰接过鞭炮,大包大揽地说:“交给我吧!——谁有火?”大胡子从驾驶室把打火机递出来:“给!”

车箱里,小黄狗露出头,准备往外跳。恰在这时,周杰把鞭炮点燃了,吓得小黄狗慌忙缩回去了。鞭炮震耳欲聋。林贝贝、姚依用手护住耳朵。

周杰则徒手提着鞭炮,泰然自若地绕小货车走了一圈。鞭炮在他身边炸响,浓烟滚滚,火光闪烁。绕一圈之后,还剩一些鞭炮,周杰抛向空中。鞭炮在空中炸响,越发响亮。

林贝贝佩服地竖起大拇指:“表舅厉害!”

周杰得意地笑了。然而,他关心更多的,却是姚依的反应——姚依除了面露惊惧之色,并没有佩服之意——周杰未免有些失望,但他很快想出办法,骑上摩托跑车,连连“轰”动油门:“嗡——嗡——”极具诱惑地喊:“谁跟我兜风!”

林贝贝立即响应:“我去!我去!”跑出几步,回头看见姚依未动,又停下了。周杰更加起劲地“轰”动油门:“嗡——嗡——”林贝贝不能抗拒这样的诱惑,但又舍不得离开姚依,最后只好去拉姚依:“姚依姐姐,你也去……”这正是周杰所希望的,他情不自禁地笑起来。

刘茜、林子桓扶着奶奶上车时,忽然感慨万千。刘茜仰头看着楼上的某个窗口,一边抛飞吻,一边颤抖着声音喊:“再见了,出租房!”

林子桓也喊:“出租房,再见了!”

奶奶受到感染,也跟着喊:“再见了!”

林贝贝不解地问:“姚依姐姐,他们干什么哪?”

不等姚依回答,周杰的摩托跑车如箭离弦一般,疾驶而去。

9、新城区、马路上   

新城区视野开阔,高楼林立。马路上车辆如流,井然有序;路边鲜花锦簇,草木蓊郁。周杰驾着摩托跑车,风驰电掣般而来。有不少车辆被他越过。林贝贝、姚依依次坐在后边,不时为周杰超车欢呼喝彩:“哇!表舅厉害!”同时美美地品尝着署条署片。他们在吃、在欢呼的同时,还不忘往周杰嘴里塞……

10、小货车上   

另一段马路上,出租车在前、小货车在后,平稳而轻捷地行驶着。“贵和搬家”的旗帜迎风招展,猎猎有声。坐在车箱里的两青年人,一边观赏路边的风景,一边看护车上的货物。有时遇到搬家的车辆,无论认识与否,都向人家抱拳施礼,大声喊:“恭喜发财!”对方便笑着回应:“同喜同喜!”

小黄狗钻出来,站在纸箱上,先伸个懒腰,再打个哈欠,然后跳到车箱里,走到瘦青年身边,翘起一条后腿,对着他的裤子撒起尿来。撒完尿,再优哉游哉走回来,重新钻进纸箱里。

瘦青年仿佛意识到什么,低头看时,自己的裤子涸湿半截,地上一片黄色的液体。他抬头看天,万里无云,阳光灿烂;四处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可疑的地方;他伸手蘸点地上的液体,放鼻子下一闻,熏得差点背过气去……

11、三门前   

出租车引领着小货车,驶入花园般的“海滨新区”,停在D栋“三门”前。

刘茜抢先下车,上前扶住奶奶。奶奶有点晕车,站立不稳的样子。刘茜:“妈,晕得厉害吗?要不要休息一会再走?”

奶奶:“老毛病了,没事……”

林子桓下车后,先付出租车费,再帮刘茜扶着奶奶往“三门”里走。

周杰载着林贝贝、姚依随后而至。他把摩托跑车停在“三门”旁边,姚依、林贝贝跑上去扶奶奶……

大胡子等人则从车上往下搬东西。先搬上边的玩具箱,再搬下边的书箱,书箱摞在玩具箱上。瘦青年依然疑疑惑惑,每搬一件东西,都要仔细地检查一番……

12、林家小院   

小院不大,但整洁美观:方钢围墙,彩砖铺地。

刘茜、姚依扶奶奶走进小院。林贝贝、周杰跟在后边。

林子桓搬一把椅子给奶奶坐。奶奶刚坐下就站起来,要去看围墙:“真好看!”

刘茜:“妈,这是咱家,以后有您看的!”

奶奶抚摸着围墙,再回头看看楼房,然后把手伸给林贝贝:“咬一下。”

林贝贝不解地:“奶奶,你要干什么?”

奶奶不答,只是催:“快、快咬!使劲咬!”

林贝贝用力咬住奶奶的手。

奶奶禁不住笑起来:“啊!疼!不是梦!不是梦!”

13、三门前   

瘦青年把一只沙发搬下车,依然翻来覆去地看……

大胡子纳闷地问:“找啥?”

瘦青年把大胡子拉到一边,咬着耳朵悄悄说些什么。大胡子摇头表示不相信。瘦青年便扯起裤子给他看,然后拉他去看车上的黄色液体。大胡子看了,神色立即凝重起来。他找来一根小树枝,蘸一点黄色液体,对着太阳仔细观察一会儿,再放鼻子下闻一闻……

14、林家小院   

周杰站在小院中央,用手指点着:“这里,种一棵桃树,春天观赏鲜艳的花朵,秋天品尝香甜的果子,何乐而不为?再在桃树下建一间狗舍,养一只狼狗,不!养一只藏獒,藏獒对坏人凶猛,对主人忠诚。”

刘茜打量着周杰,不无讥讽地说:“表弟行啊,长学问了,说话文绉绉的!”

周杰炫耀地:“咱可是海滨附中的老师!”

刘茜纠正说:“体育老师!”

周杰强调说:“体育老师也是老师!况且当年咱还拿过全市摩托车大赛亚军!”

刘茜禁不住笑起来:“快别说你那亚军!参赛人一共两名,你不拿亚军想拿季军有吗?”

姚依他们听了,哄然大笑起来……

15、单元房间   

这是一套三居两厅一厨一卫的单元房间。三居向阳,中间一间通往小院。餐厅、厨、卫靠左,客厅在右。林子桓从右到左看了一遍,最后走进左边的房间。

左边是林贝贝的房间:一张单人席梦思床,床前一张写字台、一把椅子,写字台上一台台式电脑。门后的衣架上,挂着一只双背带杏黄色书包。

林子桓走过去,把书包摘下来,放在写字台上,然后回到客厅,满意地坐在茶几前,拿壶泡茶……

大胡子和两个青年人依次搬着书箱、玩具箱走进来,站在林子桓几步远的地方。大胡子神色慌张地问:“林医生,这几个箱子放哪?”

林子桓随便地指一下沙发旁边:“先放那吧。”然后热情地说:“鲁师傅,辛苦了,快坐下喝杯茶!”

大胡子他们依次把书箱、玩具箱摞在沙发旁边,却站着不肯坐:“不了,我们还有事……”

林子桓便不再勉强,起身掏钱给大胡子。

大胡子接过钱,立即告辞说:“林医生再见!”

16、门口   

林子桓送大胡子他们走到门口:“再见!”

大胡子却站住不走了,回头看着林子桓。

林子桓纳闷地问:“鲁师傅,你有事?”

大胡子支吾着:“林医生,有句话本来不想说,我看您是好人,还是说了吧。”

林子桓笑着问:“有什么话,您尽管说!”

大胡子走近些,压低声音说:“您原来住的房子不干净!”

林子桓仿佛没听懂:“不干净?”

大胡子把声音压得更低了:“有鬼!”

林子桓禁不住笑起来:“哈哈!鲁师傅,你真逗,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

17、客厅   

小黄狗钻出来,站在纸箱上,新奇地环视一遍客厅,然后跳下来,向林贝贝房间走去。

林子桓从门口走回来,似乎发现林贝贝房间门口有个什么东西一闪,却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大胡子的话好笑……

18、林贝贝房间   

小黄狗在房间里走了一遭,跳到写字台上,把头拱进书包,先叨出课本、作业,再叨出文具盒,一一摆放在写字台上……

19、奶奶房间   

奶奶兴致勃勃,由刘茜、姚依搀扶着走进中间的房间,开始参观新居。林贝贝、周杰、林子桓跟在后边。奶奶回头看看小院,再按按单人席梦思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刘茜:“妈,这一间是子桓专门为您设计的,休息、运动都方便!”

奶奶高兴地:“你们想得真周到!”

20、客厅   

小黄狗从林贝贝房间走出来,走到中间的房间门口时,看见里边有人,紧走几步越过去,向右边房间走去……

21、林贝贝房间   

奶奶等人走出中间的房间,在门口稍稍迟疑片刻,结果向林贝贝房间走去。

林贝贝抢先走到门口,像煞有介事地鞠躬行礼,以主人身份邀请大家:“请!里边请!”然后走进房间,想作一些介绍,忽然看见桌上的课本、作业和文具盒,不禁大声喊起来:“老爸,忒黑了吧?星期天也不叫休息啊!你的《约法三章》还在我手里呢,星期一到星期五我给你们好好学习,星期天是我的自由!”

刘茜跟着报不平:“是啊!怎么能随便毁约呢?太不守信用了!”

奶奶出面主持公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贝贝别怕,有奶奶呢!”

林子桓有口难分辩,喃喃地说:“还真是有鬼了……”

22、客厅   

小黄狗从右边的房间走出来,走进客厅,跳到沙发上,想趴下休息一会儿,似乎觉得不妥,便沿沙发跳到玩具箱上,钻里边休息去了……

奶奶一行人从林贝贝房间走出来,走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休息。

周杰看见摞着的纸箱子,轻轻拍打着问:“这是什么啊?怎么放这里了?”

刘茜说:“上边是贝贝的玩具,下边是你姐夫的书。表弟受累,给他们搬到房间去吧。”

周杰答应一声:“好咧!”搬起玩具箱就走。

奶奶喊:“等一下!我看丢什么没有?”

周杰把玩具箱搬到奶奶面前:“老太太请过目!”

林子桓不安地站起来,想作些解释些……

(闪回)林子桓搬出来一箱书,往刚才的书箱上摞时发现玩具狗不见了,于是纳闷地找起来。

奶奶伸手去掀玩具箱,刚掀开一道缝,一团金黄色的皮毛露出来。奶奶便停住了,向周杰挥手示意搬走,然后满意地冲着林子桓微微一笑:“没丢!”

林子桓越发百思不解了……

23、新城区   

鸟瞰夜幕笼罩下的新城区,简直就是灯的海洋、光的世界!像小溪一样徐徐流动着许多光点的地方,即是新城区的街道……

24、林贝贝房间   

薄明透进窗口,房间的一切依稀可见。写字台上,电脑显示屏闪烁的绿色信号,有如一个人舒缓的脉搏……

林贝贝大概睡热了,把被子登到一边,露出鲜红的小脸蛋和浑圆的小脖颈;嘴角一挑一挑的,不时漾出惬意的微笑……

写字台旁边,玩具箱盖悄无声息地张开了。小黄狗探出半个小脑袋,环顾一下房间,轻轻跳出来,跳上林贝贝的床,看见林贝贝的被子登开了,便咬住一角往上拉,试图替林贝贝盖起来……

林贝贝渐渐醒过来,揿亮床头灯,看见身边的小黄狗,不禁又惊又喜:“你……你从哪来的?”

小黄狗“汪汪!”轻吠两声,向玩具箱走过去……

林贝贝摇头说:“这怎么可能呢?你怎么会从玩具箱里来呢?里边装的都是玩具……”忽然,他像意识到什么,起身向玩具箱跑过去——玩具箱里有小汽车、小火车、玩具枪、弹力水晶球什么的,唯独没有了玩具狗!

小黄狗看着林贝贝,轻吠两声:“汪汪!”仿佛说:“我没骗你吧?”

林贝贝审视着小黄狗:“你真是从玩具箱里来的?莫非你是玩具狗变的?”亲昵地抚摸着小黄狗:“我不会是做梦吧?”他把一根手指放进嘴里,用力一咬,禁不住笑起来:“啊!疼!不是梦!不是梦!”

小黄狗钻进林贝贝怀里,摇头摆尾,上头扑面,极尽温柔……

林贝贝开心地笑起来:“哈哈哈哈!……”

25、奶奶房间   

奶奶机灵醒来,疑惑地坐在床上,向外侧耳谛听——林贝贝的笑声隐约传来,间或还有小黄狗的轻吠声。奶奶拿一件红花外套,披衣下床……

26、爸妈房间   

刘茜也醒了,坐在床头侧耳谛听着……

林子桓翻一个身,不耐烦地问:“干什么呀?不好好睡觉……”

刘茜推一下林子桓:“你听……”

——隐约传来林贝贝的笑声和小黄狗的吠声……

林子桓机灵醒来,赶紧下床,拿手机拨号。拨了两个号,他又停下来,把手机交给刘茜,慌忙翻箱倒柜,找出一根棒球棍,紧紧握在手里,压低声音说:“你在这等着,我出去看看,有情况赶快报警!”

刘茜看他这样,不由紧张起来,在抽屉找出一把剪刀,一手拿手机一手握剪刀,紧紧跟在林子桓身边:“不!我要跟你在一起,死也要死在一起!”

林子桓握住刘茜的手,感慨万千地:“老婆,患难见真情啊!”然后轻轻开门,引领着刘茜向外走……

27、林贝贝房间门口   

奶奶散乱着头发,披一件红花外套,伏在林贝贝门口侧耳谛听。户外灯光闪烁,室内忽明忽暗。奶奶的身影,看上去仿佛童话中的狼外婆……

林子桓向刘茜示意:“看到了?”

刘茜吃惊地:“好像童话中的狼外婆!”

林子桓把棒球棍举起来,做好随时出击和拼搏的准备,然后蹑手蹑脚地向奶奶走过去。刘茜紧紧跟在后边。两个人越走越近,离奶奶只有一步之遥了……

28、林贝贝房间   

林贝贝穿一条短裤,赤身站在床前,像指挥若定的将军,神气活现地指挥着小黄狗。小黄狗趴在地上,先做一个匍匐前进动作,再直立起身子,像士兵操练一样走正步。林贝贝鼓掌、喝彩:“好!”然后又问:“还会什么?”

小黄狗思索片刻,在地上转几个圈子,然后摇摇晃晃、一副站立不稳的样子。不等林贝贝明白过来,它倒在地上,耷拉出舌头,直挺挺地一动不动了。林贝贝再次鼓掌、喝彩:“好!有意思。”可是小黄狗还是不动。林贝贝害怕了,担心地跑上去,想看它怎么了。小黄狗却一下跳起来,扑进林贝贝怀里。林贝贝知道上当了,不由嗔怒地喊:“好啊!敢装死吓唬我?——不要你了!”小黄狗立即低下头,一副求饶的样子。林贝贝顿时心软了,笑着安慰它说:“逗玩你呢!”然后把小黄狗抱上床,放进被窝里,熄灯睡觉。忽然,他又把灯揿亮,坐在床头上,看着小黄狗若有所思地问:“你还没有名字呢?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小黄狗“汪汪!”轻吠两声,算是同意了。

林贝贝思索着,轻声问:“你一身黄,叫小黄?”小黄狗摇头。林贝贝又问:“你逗人可爱,叫逗逗?”小黄狗依然摇头。林贝贝犯难了:“叫什么呢?我的小清新、小帅哥——”忽然,他一拍脑门乐了:“叫犀利哥!犀利哥!”小黄狗不再摇头了,“汪汪!”轻吠着答应下来。然而林贝贝却摇起头来:“不行不行。我天天喊你犀利哥,不知道的还当你大我小呢?”

29、林贝贝房间门口   

随着房间里声音变小,奶奶往门上越依越紧……

林子桓掩至近前,握紧棒球棍,眼看就要打下去了。恰在这时,房门“咣当!”一声,被奶奶推开了。奶奶一下扑进房间,踉跄几步才站稳下来。

林贝贝吃惊地喊:“奶奶,干什么呀?吓我一跳!”

奶奶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林子桓悄悄收起棒球棍,放在门外的墙脚下。刘茜也悄悄把手机、剪刀收起来……

30、林家小院   

旭日东升,霞光万道,小院一片清新。

林贝贝带着小黄狗在院里跑步,“一二一、一二一”地喊着号子。小黄狗跟在后边,不时地调整着步伐,与林贝贝保持一致。跑了一会儿,林贝贝停下来,小黄狗也跟着停下来。林贝贝指指地上,命令说:“在这等着!”小黄狗便乖乖地蹲在那里不动了。林贝贝走到小院门口,从纸箱里拿出一个弹力水晶球,轻轻一抛,水晶球弹起来,小黄狗纵身一跃,将水晶球接住,叨着送给林贝贝。如此反复几次,没有一次失误……

31、奶奶房间   

奶奶、刘茜、林子桓围在窗子前,一边饶有兴趣地观看着,一边跟风跟水地大笑着着……

奶奶:“他还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

刘茜:“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然后碰一下林子桓:“说话呀!”

林子桓意味深长地:“这就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刘茜审视着林子桓:“说什么哪你?”

林子桓笑笑:“别紧张,没发烧!我的意思是,每个年龄段的人都有不同的沟通、交流方式。孩子与家长的思维方式不同,沟通、交流方式也不一样。”

刘茜反问:“孩子与家长的沟通、交流方式不一样,难道就与小狗的沟通、交流方式一样了?”

林子桓:“孩子虽然不能与小狗沟通、交流,但他可以与小狗平等地相处,还可以随心所欲地指挥小狗,这是家长的关心爱护所不能替代的。”

刘茜听得似懂非懂,示意林子桓继续说下去。

林子桓:“其实,孩子需要的,并不只是家长的关心爱护,而是同龄伙伴、兄弟姐妹之间那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默契,甚至包括打斗。现在的家长,都把孩子看得太严,宁肯让他们在家上网玩游戏,也不许出去交朋友,生怕一眼看不到有个什么闪失。天长日久,孩子就会变得孤独,甚至产生逆反心理,与家长对立。前几天,我看到一篇文章,是一个大学里研究社会问题的教授写的,他认为,独生子女政策,将来会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十九种不安定因素。”

刘茜不禁一惊:“十九种?那十九种?”

林子桓搬起指头,准备详细述说,刘茜却忽然闻到什么,惊呼一声跑走了。

32、厨房   

厨房里乌烟瘴气、一片狼藉。炒菜锅呼呼冒着浓烟,饭锅盖掉到地上,米粥溢在锅台上。刘茜慌忙跑上去,关掉菜锅和饭锅,可是晚了,鸡肉蘑菇已经炒煳,锅里米粥所剩无几……

33、奶奶房间   

奶奶回头看着林子桓,不解地问:“她咋了?狗咬屁股似的!”

林子桓嗅嗅空气里的气味,立即皱起眉头。

奶奶也嗅到什么,禁不住惊呼起来:“啊呀!贝贝的小鸡炖蘑菇……”

34、林家小院   

林贝贝拿弹力水晶球给小黄狗闻一下,然后把它带到墙角,命令说:“低下头,把眼睛闭上,不许偷看!”小黄狗听话地低下头、闭上眼睛。林贝贝走回来,把水晶球藏在玩具箱里:“好了,找吧!”

小黄狗很快在玩具箱里找到水晶球。

林贝贝如法炮制,再把小黄狗带到墙角,只是这次不把水晶球藏在玩具箱里了,而是藏到自己腋窝里。小黄狗找来找去,怎么也找不到,急得在地上团团乱转。林贝贝得意地笑起来:“怎么样,失败了吧?”

小黄狗羞愧地低下头,并且用前爪把眼睛遮起来。

林贝贝安慰小黄狗:“没关系,失误一次,我会原谅的。走吧,该吃饭了。”小黄狗依然低着头,不肯走。林贝贝央求说:“走吧。我都说过原谅了……”起身走时,忽然看见隔壁围墙下有个小女孩,仔细看时,却又不见了。

一个声音传过来:“丫丫,吃饭了。”

35、餐厅   

餐桌上放着一盘炒煳的小鸡炖蘑菇,另外两盘凉菜;米粥每人半碗。刘茜站在餐桌前,像个罪人似的,把头低了又低。奶奶和林子桓则急得团团乱转。

刘茜沮丧地:“都怪我……”

奶奶:“现在不是检讨的时候,是小鸡炖蘑菇炒煳了,拿什么给贝贝吃?”

林子桓试探地:“要不,我去买几个炸鸡腿……”

奶奶挥手打断他:“你看时间来得及吗?再说了,贝贝喜欢吃的是小鸡炖蘑菇,不是炸鸡腿……”话没说完,林贝贝带着小黄狗走进来,奶奶赶紧停住了。

林贝贝很饿的样子,坐到餐桌前,操起筷子就想吃,忽然看见刘茜、奶奶、林子桓站在一边,不由纳闷地问:“你们怎么不吃饭啊?”

刘茜不好意思地:“对不起,我把菜炒煳了……”

林贝贝探起身子,用筷子翻看着小鸡炖蘑菇。刘茜、奶奶、林子桓屏住呼吸,注意观察着林贝贝的举动。林贝贝仔细翻看一遍,再夹块鸡肉品尝一下,突然笑起来说:“没关系,煳的并不多,照样可以吃!”

三个人轻轻舒出一口气。

刘茜惊喜地:“真的还能吃?”

林贝贝再夹一块鸡肉放嘴里,一边咀嚼一边示意大家说:“不信你们尝尝!”

刘茜赶紧喊奶奶和林子桓:“还愣着干什么?快坐下吃饭啊!”然后搬来一只凳子,放在林贝贝身边,向小黄狗示意说:“你坐这里!”小黄狗听话地走过去,蹲在凳子上。刘茜给小黄狗夹鸡肉放进盘子里。

奶奶扶摸着小黄狗:“真可爱!”

林子桓讨好地:“为它取名字了吗?”

林贝贝叹气说:“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林子桓:“为什么?”

林贝贝:“我看它一身黄,叫它小黄,它不同意;看它逗人可爱,叫它逗逗,它还不同意,后来为它取名叫犀利哥,它同意了,我又觉得不好……”

林子桓依然问:“为什么?”

林贝贝:“你想啊!我天天喊它犀利哥,不知道的还当它大我小呢?”

林子桓便笑了:“这个容易!老爸给你出一招——”然后伏在林贝贝耳朵上,轻声说些什么。

林贝贝顿时乐了:“嘿!老爸,你行啊!”然后转向小黄狗:“记住了,从今天起,你就叫犀利!”小黄狗 “汪汪!”轻吠两声,算是答应了。

林子桓喊一声:“犀利!”小黄狗果然向他走过来。

手机铃声从客厅那边传过来。

刘茜提醒林子桓说:“你的手机!”

林子桓丢下犀利,向客厅走去。

36、客厅   

林子桓跑到客厅,从茶几上拿起手机,接通电话:“是啊,昨天搬的。有什么牛的,贷款买房,背房奴而已。好好,一定一定,恭候诸位大驾光临!”

37、餐厅   

林子桓回到餐厅,向刘茜炫耀:“几个小同事,听说咱搬新家了,吵着闹着要来祝贺乔迁之喜!”

刘茜高兴地:“当初我怎么说呢?贷款买房也比租房有面子!怎么样,刚搬进来,人气就旺了!我的大主医师,等着瞧吧,好在后边呢!”

话音未落,客厅那边又响起手机铃声。刘茜听出是自己的手机,赶快向客厅走去。

38、客厅   

刘茜的手机也在茶几上。她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一边接听一边向餐厅走:“大马你好!谢谢谢谢、谢谢大家!是的是的,海滨小区D栋三门101。哈哈!不是110,是110咱也不怕!好的好的,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39、餐厅   

刘茜眉飞色舞地走回到餐厅,收起手机,才想说些什么,林贝贝背着书包,携一个四轮滑板,从房间走出来,高兴地向大家告别:“奶奶,老爸老妈,我上学去了!”不等对方回应,转身走了。

犀利紧紧跟在后边。刘茜想阻拦,被林子桓拉住了。

刘茜不解地:“总不能带着犀利上学吧?”

40、海滨绿化带   

海滨绿化带,阳光明媚,空气清新。

林间公路顺势而修,给人一种曲径通幽的感觉。林贝贝踩在四轮滑板上,潇洒而快捷地沿公路滑行。犀利站在滑板后端,学着林贝贝的样子,不时地用后腿蹬一下地面,为滑板助力。

林中有人打拳,有人散步,也有人溜狗。林贝贝和犀利每走到一处,都引得人们停下来,注目观看,甚至有人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41、小学门口   

林贝贝和犀利行至“海滨小学”门口,立即引来一群学生围观。小巧秀气的丫丫走上来,大胆地指着林贝贝:“我认识你,你叫林贝贝!”

林贝贝仔细打量丫丫一会儿,摇头说:“我并不认识你。”

丫丫眯起一双小眼睛,甜甜笑着说:“告诉你吧——我住在你家隔壁!”

林贝贝忽然想起来了:“我知道了,你叫丫丫。”

丫丫指一下犀利:“它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林贝贝:“犀利!”

丫丫:“犀利?这名字真够雷人的!放了学,我和你一起玩好吗?”

林贝贝点点头:“好的。”然后收起滑板,向犀利挥手说:“你回家吧,我要上课了。”犀利“汪汪!”轻吠两声,却看着滑板不肯走。林贝贝便明白了:“你要滑回去?”把滑板放在地上,犀利果然踩在上边,后腿一蹬一蹬的滑走了。

围观者一片哗然,唏嘘赞叹之声不绝于耳:

“哇!好酷啊!”

“太神奇了!”

(待续)

 

 

最 新 发 布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即将出版...
电影文学剧本《白求恩在河间》
长篇悬疑小说《人生归处》、小说集...
小说精选《围困》
国学经典《十三经入门》
《美与丑的秘密》
屠城(中篇小说)
寻找女孩(中篇小说)
难得潇洒(中篇小说)
围困(中篇小说)
 
热 门 点 击
长篇小说《当爱越过年轮》《美与丑...
国学经典《十三经入门》、小说精选...
英文诗歌赏析技巧
文化批评:读书在这个时代到底有什...
先锋文学只是为中国文学疏通血管的...
村上春树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希望越来...
绝恋(已出版)
进入《红楼梦》里中国人的四季和日...
马瑞芳:贾宝玉绝对不是石头
展望魏婡
 
Copyright © 2009 天作出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严禁拷贝 北京网站制作:海源川汇  京ICP备10027853号